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太上感应篇图说139:巧诈求迁

  经文:巧诈求迁。

  【原文】

  世上优人品最微,冒官秉篆欲分肥。

  强将命妇谐连理,西市遭刑颈血飞。

  注:巧者营谋,诈者诡谲,一命之荣皆由天定,不求而自得者,命也;求之而始得,或求之而不得,皆命也。若加以巧诈,则方寸已坏,置之廊庙,必不公忠,出而临民,安能廉洁?况分非应有,天必厌之,而予以奇祸,巧诈亦何益哉!

  案:昔南方有一士,姓吕名钟,才貌兼全,望之如神仙中人。但赋性放荡,所癖者子都宋朝,所不留意者王嫱西子。虽有艳妻潘氏,吕视之淡如也。登甲后,选湖广孝感县,偕妻赴任。至苏州,见优人贾文与己面貌印板无二,吕大喜,邀之同行。日则共食,夜则共寝。余桃断袖,莫能逾也。妻见贾事事可人,亦有意属之。一日,舟次汉江,吕酒后不谨,感染伤寒,暴卒。妻与仆计曰:“官人中道身亡,我等进退两难。吾见贾某面貌相同,若冒充到任,决无人认得。且官人既无叔伯,终鲜兄弟,平日朋友亲戚,人人冷落,必无远来查问者。”仆以语贾,贾允从。是晚妻召贾议事,遂成伉俪。到任后,幸孝感小邑,俗朴风醇,词讼有限,苟且敷衍不致张露。时逢举劾之期,贾竟忘己为假冒,百计谋升。藩司与吕同年,调任省中,面叙旧好,贾茫然无应。及夸其诗文,不能答一字。藩司怒曰:“吾与尔长安同寓,花前觅句,月下联吟,久所服膺。今成木偶,定系光棍假冒。”乃带至密处,呼夹棍严讯得实。以其冒官欺君奸占命妇,奏请律斩。潘氏系受封之妇,忘夫事仇,与寻常和奸不同,与众仆俱缳颈。

  附:西溪龙霓在京邸,同年某行人过之,告以将避湖广差,暂注门籍。霓曰:“湖广非远差,况尊翁在堂,便道归省,岂不甚善,何反欲避耶?”行人曰:“不然。吏部将选科道,若承此差,恐不得与选,吾姑避之,则杨子山当行。”霓止之不听,遂称病注门籍。才一二日,吏部即开选,行人势不可即出,杨竟应选,得吏科给事中,行人仍得前差,徒自恨而已。噫!一以巧诈求之,一以不巧诈得之,世间凡事,似此者极多,岂独官职。(《感应篇集注》下同)

  宁波王生当贡,其次为李某。李素无行而多狡术,百计攘得之,王生朴实不较也。李入京就选,遍谒乡贵夤缘。入奸相严嵩门,求为顺天训导。嵩谕意铨曹,许之。于是扬扬自得,未挂榜前,纵步至顺天学,登其堂,窥其署,徘徊良久。斋夫辈异其举止,呵之。李大声曰:“吾不数日当坐此,鼠辈敢无状耶?”斋夫辈乃群哗于吏部门前。选司闻语大骇,亟易以广西一小学,怏怏去。未几,身及一子一仆俱死于粤。明年,王生应贡就选,恰得顺天训导。

  【译文】

  注:巧,是钻营谋求的意思,诈,是诡计多端的意思。一官半职的荣耀,都是上天注定的,不追求而自然能够得到的,是命运。追求它才能得到或者追求而不能得到,都是命运。如果采取机巧和欺诈,那么方寸之心已经坏了,放置在朝堂之上,一定不会秉公忠诚,出来管理人民怎么能做到廉洁呢?况且本分不应当有,上天必然厌恶它,从而给予奇异的灾祸,机巧和欺诈又有什么用呢?

  案:从前南方有一位士人,姓吕名钟,才华和相貌双全,看上去像神仙中人。但是他赋有的性格放荡不羁,有断袖之癖。虽然有美艳的妻子潘氏,吕钟对待她很平淡。吕钟考试得中后,被派往湖广孝感县做官,带上他的妻子一同赴任。来到苏州,看到有个唱戏的人叫做贾文,与自己的相貌一模一样,没有区别。吕钟特别喜欢,邀请他与自己同行,白天在一起吃饭,夜晚在一起睡觉,余桃断袖的情谊也不能超过他们。他的妻子看见贾文事事都讨人喜欢,也有心意归属于他。一天,船行到汉江,吕钟喝了酒以后不小心,感染了伤寒病,突然死了。妻子和仆人计议道:“官人在半路上身死,我们这些人进退两难。我看见贾文与官人面貌相同,如果冒充官人上任官职,决没有人可以辨认。况且官人既没有叔伯,也没有兄弟,平日的朋友和亲戚,人人都很冷淡,不会有从远处到这里查寻的。”仆人将这话告给贾文,贾文答允依从了。这天晚上,吕钟的妻子叫来贾文商量事情,于是结成了夫妻。贾文到了任上之后,幸亏孝感是个小城,民俗朴素,风情醇厚,民间纠纷官司有限,苟且进行应付,不致于张扬暴露。当时,正逢朝廷举荐和弹劾官吏的日期,贾文竟然忘记自己是假冒的官员,使尽计谋以求升迁。布政使和吕钟是同年考中的,调往省中任职,和贾文当面叙述从前的交往,贾文茫然无法应对,等考问他的诗文,不能够答一个字。布政使恼怒地说道:“我和你在长安同住一个寓所,在花前搜觅佳句,在月下联诗吟诵,很久就佩服你,今天象木偶一样,一定是无赖之徒假装冒充。”于是,将贾文带到密室,叫人用上夹棍的刑法,严格审讯,得到实情。根据贾文冒充官吏,欺君罔上,奸占诰命夫人的罪状,上奏皇帝,请求按照法律斩首。潘氏是受到皇帝册封的诰命夫人,忘掉前夫,侍奉仇人,和平常通奸情形不一样,和众仆人都处以绞刑。

  附:西溪的龙霓住在京城的寓所里,同年考试得中的某个行人(官名)拜访他,将躲僻去湖广任差的事告诉他,并说现在暂时在门籍里注册侯用。龙霓说道:“湖广不是偏远的差事,何况你父亲在堂上,顺便回去看望,难道不很好吗,为什么反而躲僻呢?”那人说道:“不对,吏部将要选拔科道,如果应承了这个差事,恐怕不会得以选拔。我姑且躲僻,那么杨子山应当前去。”龙霓阻止他,他不听从,于是称作生病,在门籍注册。才过了一两天,吏部就开始选拔科道,那人从情势上不可以马上出来,杨子山竟然参加选拔,得到科给事中的官职,那人仍然得到以前的差事,只有自己怨恨罢了。噫,一个用机巧奸诈求取,一个不用机巧奸诈求取,世上的许多事情,象这类情况的有很多,不单单是官职这类事。

  宁波王生应当入选贡生,其次是李某。李某素来没有品行,多采用狡诈的手段,用许多计谋得以入选贡生,王生朴素老实,也不和他计较。李某到京师参加选任,到处拜谒故乡的显贵,拉拢关系,进入奸恶的丞相严嵩的门下,请求当顺天训导的官。严嵩示意选官的部门,应允了。于是,李某志得意满,没有广布金榜前,散步到了顺天学府,登上大堂,窥视署衙,徘徊了很久。学府的仆役惊异他的行为,呵斥他。李某大声说道:“我过不了几天就应当坐在这里,鼠辈敢没有规矩吗?”仆役于是一起到吏部门前喧哗吵闹。选司听到后很惊恐,立即将李某换到广西一座小学任职,他闷闷不乐地去了。不久,他和他的一个儿子、一个仆人都死在广西。第二年,王生入贡参加选任,恰恰选得了顺天训导的官职。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正信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