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参加万人抄经大会,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
慧远大师《三报论》思想意义浅探

《净土》杂志   文/余池明

一、造论缘起

如大师题记所说:因俗人疑善恶无现验作。具体的缘起是当时奉佛的隐士戴逵写了一篇文章《释疑论》寄给慧远大师,并写了一封信,说明自己对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疑惑。他的书信中说:

“弟子常览经典。皆以祸福之来由于积行。是以自少束修,至于白首,行不负于所知,言不伤于物类。而一生艰楚,荼毒备经,顾景块然,不尽唯已。夫冥理难推,近情易缠,每中宵幽念,悲慨盈怀。始知修短穷达,自有定分。积善积恶之谈,盖是劝教之言耳。近作此《释疑论》,今以相呈。想消息之余,脱能寻省。戴安公和南。”(《广弘明集》卷十八)

书信概括了《释疑论》的观点,即现实际遇往往与积行相反,认为“贤愚善恶修短穷达,各有分命,非积行之所致也。”“积善积恶之谈,盖是劝教之言耳。”慧远大师将《释疑论》给弟子们讨论,周续之作《难释疑论》作了初步回答,慧远大师也给戴逵回了信,并将《难释疑论》寄给戴逵。但《难释疑论》未能让戴逵心服,而且还撰文进行了反驳。于是大师亲自撰《三报论》并给戴逵写信指出:“见君与周居士往复,足为宾主。然佛教精微难以事诘。至于理玄数表义隐于经者,不可胜言。但恨君作佛弟子,未能留心圣典耳。顷得书论亦未始暂忘,年衰多疾不暇有答。脱因讲集之余,粗缀所怀今寄往,试与同疑者共寻。若见其族,则比干商臣之流可不思而得。”意思是说佛教道理精微,难以依靠具体的事相搞明白。至于阴阳之数背后的玄理,佛经隐藏的义理更是讲不完。惋惜戴逵作为佛弟子却没能认真深入阅读佛经。今将《三报论》寄去,请与同样有疑问的人一起研读,如果看到同类的道理,那么对于比干被杀和商臣后代发达的因果就可以不思而得了。以上就是大师撰写《三报论》的具体缘起。既是对戴逵《释疑论》疑难的回答,也是对戴逵为代表的中国自古以来命定论思潮的批驳。

从中国本土文化来看,对善恶报应的疑虑由来已久。商周文化有上天福善祸淫的观念,善恶报应是依托***来实现的。到孔子阐释《周易》时,从重视人文德性的角度提出“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由于没有三世的认识,对于积善和积不善的长远后果只能通过对子孙的影响来说明。但是这种说明有很大的局限性,人们通过日常生活的例子很容易找到反例,如《释疑论》就提出“是以尧舜大圣,朱均是育;瞽叟下愚,诞生有舜”,尧舜是大圣人,但他们的儿子丹朱和商均都缺乏政治智慧。瞽叟生性顽劣却生了圣人大舜。荀子、司马迁、扬雄、王充等都反对有意志的天命论,消解了天福善祸淫的神道设教作用。戴逵《释疑论》就因袭了王充的自然禀气论和命定论,通过当世善恶与果报的矛盾怀疑因果报应的真实性。

人死之后神是否存在和因果报应在东汉末年以来逐渐成为社会讨论的热门话题。远公大师的《形尽神不灭论》和《明报应论》依据佛教教理阐明了人死神不灭的道理和因果报应的必然性。《三报论》就进一步阐明报通三世,解决人们对于善恶现世验证的疑问。

二、佛经依据

大师论文第一句“经说:业有三报,一曰现报、二曰生报、三曰后报”来自《阿毗昙心论》,该论在晋太元元年由僧伽提婆和慧远祖师一起在庐山译出,中有“若业现法报,次受于生报。后报亦复然,余则说不定”。两相对照,《阿毗昙心论》应该是大师引文的来源。当然,远祖同时及之前译出的许多佛经也提到三报,如《大方便佛报恩经卷第六·优波离品第八》提到:“汝等应当信受佛语。如来知见生死过患,独觉成佛。优波离亦随出家,三明六通具八解脱,天人大众增仰,护持正法,持律第一,堪任供养,能令众生成就三种妙果,所谓现报、生报、后报。”《六十华严》(晋译《华严经》)也提到:“尔时,文殊师利问宝首菩萨言,佛子,一切众生四大悉非我,非我所。云何众生或受苦、受乐,或作恶、作善,或内端正或外端正,或受少报、或受多报,或有现报、或有后报,然诸法性无善无恶?”《十住经卷第四》金刚藏菩萨言九地菩萨:“知无量因缘起业相,知世间业出世间业差别相、现报相、生报相、后报相、随诸业定相、不定相。”《佛说未曾有因缘经》:“何谓为舍?凡所施为一切功德,行恩于人不望现报、不望生报、不望后报,是名为舍。”

因为佛经理事圆融,讲到事必然要谈到业因果报,所以大藏经中六百多部佛经论及因果。再举几个例子:

《大般涅槃经·遗教品第一》说:“深思行业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

《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七·佛说入胎藏会第十四之二》说:“佛告诸大众:难陀苾刍先所作业,果报成熟皆悉现前。广说如余。即说颂曰: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唐义净译《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第六·断人命学处第三》说:“假令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大智度论卷第一》:“有业亦有果,无作业果者。此第一甚深,是法佛能见。虽空亦不断,相续亦不常,罪福亦不失,如是法佛说。”

《地藏菩萨本愿经》说:“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何况恣情杀害、窃盗、邪Y、妄语百千罪状。”

宋施护译《佛说给孤长者女得度因缘经》:“决定善业决定善报,于一切时一切处无能散失。彼彼业因彼彼果报,如外地界彼坚实性,而非水火风界流润等性。如是蕴处界等彼彼差别,所有一切众生作善恶业,亦复如是。彼彼业因差别有异,彼彼果报所得非一。假使经于百劫之中,而因果法决定无失。”

大师《三报论》就是秉承佛经对于现报、生报、后报的道理来展开。

三、主要内容

《三报论》的内容可以分为三个部分:一序分,出三报大略;二正宗分,释现报疑惑;三流通分,明佛法超越。

第一段序分讲三报的含义以及报应的主体为心,报应有先后和轻重的差别。现报就是这一生所造的善恶业在这一世就受到报应。生报就是这一世所造的善恶业,下一生受到果报。后报是指或者经过两生、三生、百生、千生,乃至无量生才受到果报。“心无定司,感事而应”,说明心性不变随缘的特性,“感事”就是随缘,“应”就是果报,随净缘招致好的结果,随染缘招致不好的结果。果报的成熟有迟速,导致报应有先后;造业的力量的强弱,导致报应有轻重的差别。

第二部分主要回答善恶报应与现实的矛盾。首先介绍报应可以分为九品,以及超越九品的特殊现报。“若利害交于目前,而顿相倾夺,神机自运,不待虑而发。发不待虑,则报不旋踵而应。此现报之一隅,绝夫九品者也。”指重大业力立即产生后果的情况。就像现在持有武器的杀人犯拒捕,被特警击毙一样,属于即时现报的情况。强调身、口、意三业虽然有不同的体性,但同样有定业必受报应的结果。其次,陈述“贞祥遇祸,妖孽见福”疑问的来源和表现现象,按照三世因果分析其原因,澄清世典的局限性。大师指出:立功立德之人遇到相反的变化,因而对善有善报和恶有恶报产生怀疑,而善报恶报的交替都有其前世的业因。世人误解的原因是:“由世典以一生为限,不明其外。其外未明,故寻理者,自毕于视听之内。此先王即民心而通其分,以耳目为关键者也。”意思是世间典籍以人的一生为范围,没有明说超出一生范围之外的事。范围之外的事没有明说,因此探寻因果之理的人局限在常人看得到和听得见的范围内。这是先王根据人心能够接受的程度而阐明其相应的内容,以常人耳目所及为界限。如果把一生之内和一生之外的规律合起来,去探究儒、佛圣贤弘扬教化的本怀,那么就知道因果之理必定是相同的,不会被不同的情况而迷惑并对它感到诧异。

第三部分流通分指明佛法超越因果报应系缚,获得解脱的路径。“亦有缘起而缘生法,虽预入谛之明,而遗爱未忘,犹以三报为华苑,或跃而未离于渊者也。”这是讲虽然进入初破见惑的智慧,但思惑没有断,仍然要以三报为华苑,轮回转世几次,就好比已经跳跃起来但没有脱离深渊的人一样。“推此以观,则知有方外之宾,服膺妙法,洗心玄门,一诣之感,超登上位。”这是讲功夫一旦成熟,超登更高的果位的情况。像这一类人,过去世虽然积累了很多罪业,但随着修道功深,罪业任运消灭,不是三报所能局限的。最后得出结论:“因兹而言,佛经所以越名教、绝九流者,岂不以疏神达要,陶铸灵府,穷源尽化,镜万象于无象者哉!”为有志于出离生死的人指出佛教修行之道。佛经之所以超过世间名教,超脱世间九流的原因,是因为它能让修行者放下执著,悟达心要,修心养性,透彻事物的本源和变化,从而智慧明照,万法如镜。

四、力用利益

《三报论》的利益可以从世间法、出世间法和净土法门三个层面来认识。

首先,从世间法来看,三世因果报应为社会伦理道德建设提供了客观的基础。如果像戴逵认为的那样,积善得善报只是圣人教化的权说,不是事实,那么人们行善积德就失去了动力。认识到因果不虚,善人尽谊尽分更加有动力,恶人想到恶报的后果也会减轻作恶的冲动。当前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宋明理学以来破斥因果报应和六道轮回,使得人们对因果报应没有敬畏,伦理道德丧失了基础。要想遏制伦理道德的滑坡,必须加强因果报应的教育,从这一点来看《三报论》永远闪耀真理的光辉。

其次,从出世间法来看,三世因果报应是启发人们觉悟世间无常,发出世心的基础。大师在《明报应论》中指出:“人之难悟,其日固久。是以佛教本其所由,而训必有渐。知久习不可顿废,故先示之以罪福。罪福不可都忘,故使权其轻重。轻重权于罪福,则验善恶以宅心。善恶滞于私恋,则推我以通物。二理兼弘,情无所系,故能尊贤容众,恕己施安。远寻影响之报,以释往复之迷。迷情既释,然后大方之言可晓,保生之累可绝。”就是说通过罪福反省自身的善恶,善恶的源头在于我执私恋,认识到这些之后,可以进一步修学了生死的出世法,也就是知苦断集、慕灭修道。

再次,从净土法门的角度来看,深信因果报应也是求生净土的强大动力。刘遗民撰写的《庐山结社立誓文》说:“夫缘化之理既明,则三世之传显矣;迁感之数既符,则善恶之报必矣。推交臂之潜沦,悟无常之期切;审三报之相催,知险趣之难拔。”三报相催,险趣难拔是莲社大众立誓念佛求生净土的重要原因。

我们还可以从佛菩萨说法必以四悉檀因缘令众生获四种利益的角度,来看远公大师的《三报论》的力用利益。

佛经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尤其是三国到东晋,人民经历战乱,对于命运的吉凶是普遍关注的课题。《三报论》随顺有情众生乐闻关于命运的解释,是世界悉檀,能令众生得欢喜利益,为亲近三宝,听闻佛法打下基础。《三报论》依据佛经阐明报通三世,令众生正解三世因果,未生善令生,已生善令增长,是为人悉檀,得生善利益。依《三报论》,对治邪因和无因论,澄清善人得恶报、恶人得善报等种种误解和疑惑,是对治悉檀,令众生得破恶利益。由《三报论》而深信因果,修因证果终必能够大明心性是第一义悉檀,令众生获入理利益。

总之,通过《三报论》能够发挥令众生转恶为善、转迷成悟、转凡为圣的力用。

五、在净宗教义中影响和意义

因果报应是佛法的基础,同样也是大乘佛法之一的净土法门的基础。深信世间因果即是深信娑婆苦集,故能厌离娑婆,深信念佛往生因果,即深信心性、净土法门和弥陀大愿不可思议,故能欣求极乐。因此,在慧远大师撰《三报论》及《明报应论》首倡之后,历代净土宗祖师与初祖慧远大师一样,也都十分重视提倡因果报应。

如二祖善导大师解释深心时说:“言深心者,即是深信之心也。亦有二种。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已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观经四帖疏》)深信因果轮回者必然导向厌离娑婆的出离心。又指出:“若深信生死苦者,罪业毕竟不重犯。若深信净土无为乐者,善心一发永无退失也。”

六祖永明大师在《万善同归集》中回答了类似善恶无现验的疑问。“问:既赞众善,报应非虚,云何有勤苦求者,全无克证?答:修善之人,自有冥显二益。”并引用《法华玄义》四句料简,即冥机冥应、冥机显益、显机显益、显机冥益四种情况。又有人问:“问:或有一生修善,现萦恶报,终日造恶,目睹吉昌者何?答:业通三世,生熟不定。又通三报,厚薄相倾。”

八祖莲池大师撰《自知录》,详列善过门类,把改过迁善落实到日常行为中去。指出:“人苦不自知。唯知其恶,则惧而戢。知其善,则喜而益自勉。不知,则任情肆志,沦胥于禽兽,而亦莫觉其禽兽也。”

九祖蕅益大师解经,理事各臻其极,对于十法界因果、藏通别圆四教因果、四土因果无不详细阐明。如在《大乘起信论裂网疏》中开示说:“只此众生现前介尔之心,无法不具,无法不造。所谓随于染净缘,具造十法界,遍能出生十界因果。”

十一祖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述发菩提心十缘,如一者念佛重恩故、六者念死生苦故,体现了深信因果、仰报佛恩的宗教情怀。

十二祖彻悟大师也对心境因果一如不二之理有精辟的开示。“一切境界,唯业所感,唯心所现。即其现处,当体即心。凡在有心,不能无境。不现佛境,便现九界之境。不现三乘之境,便现六凡之境。不现天人鬼畜之境,便现地狱境界。佛及三乘所现境界,虽有优降不同,要皆受享法乐而已。三界诸天所现之境,但唯受用禅定五欲之乐。人道之境,苦乐相间,各随其业,多少不同。鬼畜之境,苦多乐少。至于地狱,则纯一极苦。如人梦中所见山川人物,皆依梦心所现。若无梦心,必无梦境。设无梦境,亦无梦心。故知心外无境,境外无心。全境即心,全心即境。若于因中察果,当须观心。设于果处验因,当须观境。故曰:未有无心境,曾无无境心。果必从因,因必克果。苟真知此心境因果一如不二之理,而犹不念佛求生净土者,吾不信也。”(《彻悟禅师语录》)

近代十三祖印光大师集净土宗教义之大成,对从上祖师教说多有继承,示生于清末和民国大转折、大动乱年代,尤其重视提倡因果报应,把因果报应的教育作为家庭教育的核心内容,把以因果辅助儒家义理作为振兴儒教的必由之路。其中直接继承慧远大师《三报论》思想,多次阐明“报通三世,转变由心”的原理。指出:“现在人的对症药,唯因果为第一。宜修法,唯净土为第一。”(《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复周群铮居士书七》)他强调:“因果报应乃儒佛二教入道之前导,亦儒佛二教证道之纲宗。”(《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一·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二》)

从以上对诸祖因果思想的简单概括可以看出,因果报应是净土法门的基石之一,历代祖师无不弘扬。越到末世,知见的浊乱越甚,业报的力量越甚,舍因果与净土,则无法导正人心,也无法得到终极解脱,因此也越是体现出慧远大师因果报应思想的先见之明和首倡之功。

 

参加万人抄经大会,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
正信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