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参加万人抄经大会,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
刘有生:妻子助我行道

家道,家道,道在家呢。我们只有把自己家的伦常道行圆满了,才能够出去给别人讲道。伦常道的第一关就是夫妻。夫妻是阴阳,阴阳是一体。王善人不是说了吗,“看女人的意,知男人的身。看男人的心,知女人的身”。男人成不成,看他女人。女人成不成,看她男人。男女双方如果不能互相支撑,不能和睦相处,是行不好道的啊!就算是行出道来,也不会是真道。说实话,我能够为有缘的病人讲病,为大家讲道,与我妻子的帮助是分不开的。在这里,我跟大家简单说一说。

 (一)助我齐家

我妻子叫李凤珍,比我小五岁,十九岁就嫁给我了。当时我家的成分不好,又是全村最穷的,我的身体还有病,但她没有一句怨言。

她过了门,非常勤快,家里家外,样样都能拿起来。那时,我爸的脾气非常暴躁,稍不顺心,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我妻子挨过他的骂,也挨过他的打,但仍然无微不至地伺候他。她这一点,让我非常安心。

妻子嫁给我时,我五个妹妹还没出嫁,都在家里。她处处照顾她们,处处让着她们,五个妹妹没有说过她一句不是。后来我五个妹妹都成了家,她们要是有什么事,还来找我妻子,她也都能担当。

三十年前,我二妹子连着生了两个女孩,没有男孩。她婆家是一脉单传,所以很想要个儿子。可是十年过去了,我二妹子一直没有怀孕。我妻子就跟她说:“我知道你心里着急,想再要一个儿子。我决定再怀一个,是男孩,就给你。是女孩,我留下。”她这话一出口,我二妹子当时就掉眼泪了。就这样,我妻子又怀了第三胎。出人意料的是,我二妹子紧接着也怀孕了,所以我妻子只好偷偷地把胎儿打掉了。我二妹子后来知道这事,抱着我妻子痛哭:“嫂子,你为我要了孩子,你又为我打掉孩子,你这恩我怎么报答?亲姐妹都做不到你这一步啊。”几十年来,她们几个从来没有红过脸,相处得比亲姐妹还亲。

妻子对我哥的帮助就更大了,我哥哥病的时候,需要输血,我要抽自己的血给他,可妻子心疼我,让抽她的血,她说:“你的身体不好,你抽了,以后咱这家怎么办?”我哥哥住院的时候,就我们夫妻俩在医院里守着,没日没夜地守了一个月,妻子毫无怨言。夫妻之间就得这样,相敬如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罪同遭,这才叫真正美满的夫妻。别只能享福,不能受苦。现在不少人都是奔着人家的财势去的,享福去的,等人家没钱没物了,就要离婚,再找一个,这都是错误的。

 因为妻子的心肠热,办事能力强,所以在村里的人缘特别好,全村没有不佩服她的。人们遇到想不开的事就来找她,遇到红白喜丧,也都来找她帮忙,她都乐意去干。

(二)助我讲病

在我刚开始讲病的时候,妻子也不支持,但是后来她转变了观念。有一次她跟我说:“这些病人确实太可怜了,一个人得病,全家人受累。尤其是孩子有病,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爸爸妈妈、叔伯姑姑、舅舅阿姨,都跟着操心,看着都揪心。从今以后,我也发愿把自己舍出来。一个人受苦,千万家幸福。”从那以后,她真就把病人当成家人一样伺候,亲如一家,不分你我。

三十年来,我们家一年到头接待有病的人,少的时候十来人,多的时候三四十人,每天就像个小医院似的。我呢,家务不管,只是坐着给大家讲一讲,说一说,劝一劝。家里所有的家务都由我妻子一人承担。除了种十六亩地,还得伺候菜园子、喂养鸡鸭,还得照顾病人。吃喝拉撒睡,全归她管。从早到晚没有歇脚的时候,干活儿都得小跑。

先说做饭。到我们家去的人,哪儿来的都有,什么时候来的都有。病人到我们家,她第一句话不会问别的,准问:“吃饭没?”病人要没吃,她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给病人做饭去。来一拨人,做一顿饭,吃一顿饭。刚吃完饭,又来一拨人,她又去做饭。最多的时候,她一天要做七顿,一做就是三十年,要不我怎说她是做饭的命呢。

这些有病的人在我家吃,在我家住。人多的时候,她就把病人让到炕上,自己睡地铺。人要太多了,实在睡不下,她就带着家人到亲戚家借宿。现在孙子孙女也养成习惯了,他们从外边上学回来,一看家里人多,就主动到亲戚家借宿。妻子每天不光做饭,还要洗床单、被褥。每走一批人,就得洗一次。不洗不行,得注意卫生。以前哪有洗衣机啊,都是手洗。东北天气冷,人多活多,有时洗不出来,她也上火,上火了就吼我两句,这时我也得帮她干干。

来我家的病人,好多都是传染病。甲肝、乙肝、肺结核,什么都有。这些病人怕传染我们,就自己带来餐具。我妻子呢,常常会把他们的餐具藏起来,让他们和我们一块儿吃饭,以此打消他们心中的顾虑。三十年来,我们全家没有一个人得过传染病。

以前,连精神病人也常来家里,我妻子就曾被精神病人打过多次。1990年前后,一个精神病人忽然犯病,上去就给她两嘴巴子,她的脸当时就肿起来老高。她哈哈一乐,欢喜受了。后来,那精神病人夜里又犯病了,大喊大叫,乱砸东西,根本不顾劝阻,把屋里的玻璃都砸碎了。大伙儿只好轮番上阵,按胳膊的按胳膊,按腿的按腿,这才把她制服了。那天晚上,东北风嗖嗖地往屋里刮,冻得大伙儿直打哆嗦,谁都没睡着。那晚之后,妻子每夜都要与那精神病人一起睡觉,还得握着她的手,怕她夜里犯病,怕她跑出去冻死。后来那精神病人真翻出良心,吐了七天,好了。后来我大儿子被精神病人砍了五斧,家里才再没让精神病人来。

1998年,我们村嫁出去的一个老寡妇来家里看我,步行了四十里才走到我家。临走的时候,我妻子掏出五块钱,塞到她手里。那老寡妇哭了,说:“我在你们家吃,在你们家喝,不但不要钱,还给我钱。”我妻子说:“你家困难,你小儿子还有精神病,钱你拿着。”她就是这样,大手大脚,从来不把钱财物当回事儿。病人要是送来钱财物,她一概原物退回。有的病人见她死活不收,把东西扔下,扭头就跑。可她一转手,又把这些东西送给贫困的病人。

我妻子常说:“病人来的时候,愁眉苦脸。走的时候,我得让他们高高兴兴。”所以每次病人离开,我妻子都要送出去很远,都要再三嘱咐他们好好做人。不少病人临走的时候,含着眼泪对她说:“大娘,您放心,我回家若做不好,都对不起您。”

现在妻子的年纪大了,我也七十岁了,有时候确实挺累,都有些招架不住了。可是善门难开,善门难闭啊!有病的人老远来了,还只能热情招待。该吃的吃,该住的住,该走的走。总而言之,我妻子跟了我,确实吃了无数的苦,受了无数的累,遭了无数的罪。没有妻子的默默支持,我很难行自己选择的人生之路。我很感恩她!

以上内容摘自《让阳光自然播洒:刘有生演讲录》,感恩论坛义工的辛勤付出。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参加万人抄经大会,静心养性增福消业障
正信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