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第八卷 阿毗达磨法蕴足论

  第八卷 阿毗达磨法蕴足论

  觉支品第十五之余

  云何轻安觉支?

  谓世尊说:“庆喜当知,入初静虑时,语言静息,由此为缘,余法亦静息,此名第一顺轻安相。入第二静虑时,寻伺静息,由此为缘,余法亦静息,此名第二顺轻安相。入第三静虑时,诸喜静息,由此为缘,余法静息,此名第三顺轻安相。入第四静虑时,入出息静息,由此为缘,余法亦静息,此名第四顺轻安相。入灭想受定时,想受静息,由此为缘,余法亦静息,此名第五顺轻安相。

  庆喜当知,复有第六上妙轻安,是胜是最胜,是上是无上,如是轻安,最上最妙,无余轻安能过此者。此复是何?谓心从贪离染解脱,及从瞋痴离染解脱,此名第六顺轻安相。思惟此相,所有无漏作意相应,诸身轻安,心轻安,轻安性,轻安类,总名轻安,亦名轻安觉支,是圣出世无漏无取道随行道俱有道随转,能正尽苦,作苦边际。诸有学者如所见诸行,思惟观察,令至究竟,于诸行中深见过患,于永涅槃深见功德,若阿罗汉,如解脱心,思惟观察令至究竟,所有无漏作意相应,诸身轻安,心轻安,轻安性,轻安类,是名轻安觉支。

  云何定觉支?

  谓世尊说:“苾刍当知,我说依初静虑,能尽诸漏,如是我说,依第二第三第四静虑,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能尽诸漏。苾刍当知我依何故,作如是说,依初静虑,能尽诸漏?谓有苾刍,先由如是诸行相状,离欲恶不善法,有寻有伺,离生喜乐,初静虑具足住。彼不思惟如是诸行相状,但思惟彼所得所趣色受想行识,谓此诸法,如病如痈如箭恼害,无常苦空非我。彼于此法,深心厌患,怖畏遮止,然后摄心,置甘露界,思惟此界,寂静微妙,舍一切依爱尽离染,永灭涅槃。如善射师,或彼弟子,先学近射泥团草人,后能远射大坚固物,亦令破坏。苾刍亦尔,先由如是诸行相状,离欲恶不善法,有寻有伺,离生喜乐,初静虑具足住。彼不思惟如是诸行相状,但思惟彼所得所趣色受想行识,谓此诸法,如病如痈,如箭恼害,无常苦空非我,彼于此法,深心厌患,怖畏遮止,然后摄心,置甘露界,思惟此界寂静微妙,舍一切依爱尽离染,永灭涅槃。彼如是知如是见故,便从欲漏心得解脱,亦从有漏及无明漏心得解脱,既解脱已,能自知见,我得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我依此故,作如是说,依初静虑,能尽诸漏。”如说依初静虑能尽诸漏,说依第二第三第四静虑,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能尽诸漏,随所应亦尔。谓第二静虑,应作是说:“复有苾刍,先由如是诸行相状,寻伺寂静,内等净心一趣性,无寻无伺,定生喜乐,第二静虑具足住,彼不思惟如是诸行相状,乃至广说。”乃至无所有处,应作是说:“复有苾刍,先由如是诸行相状,超一切种识无边处,入无所有无所有处具足住,彼不思惟如是诸行相状,但思惟彼所得所趣受想行识,乃至广说。苾刍当知,乃至想定能办如是所应作事。复有非想非非想处,及灭尽定,我说于彼修定苾刍,应数入出。彼修如是七依定时,所有无漏作意相应心住等住,乃至心一境性,总名为定,亦名定根,亦名定力,亦名定觉支,亦名正定,是圣出世无漏无取道随行道俱有道随转,能正尽苦,作苦边际。诸有学者如所见诸行,思惟观察,令至究竟,于诸行中深见过患,于永涅槃深见功德,若阿罗汉,如解脱心,思惟观察,令至究竟,所有无漏作意相应,心住等住,乃至心一境性,是名定觉支。

  云何舍觉支?

  谓有苾刍,思惟断界离界灭界,由此发起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警觉寂静住性。彼作是念:“我今应于顺贪顺瞋顺痴诸法,离贪瞋痴,由此发起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警觉寂静住性。”复作是念:“我今应于贪瞋痴法,心不摄受,由此发起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警觉寂静住性。”彼审思惟六顺舍法所有无漏作意相应,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警觉寂静住性,总名为舍,亦名舍觉支,是圣出世无漏无取道随行道俱有道随转,能正尽苦,作苦边际。诸有学者如所见诸行,思惟观察,令至究竟,于诸行中,深见过患,于永涅槃,深见功德,若阿罗汉,如解脱心,思惟观察,令至究竟,所有无漏作意相应,心平等性,心正直性,心无警觉寂静住性,是名舍觉支。

  杂事品第十六

  一时,薄伽梵,在室罗筏住逝多林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苾刍众:“汝等若能永断一法,我保汝等定得不还一法。谓贪若永断者,我能保彼定得不还;如是瞋、痴、忿、恨、覆、恼、嫉、悭、诳、谄、无惭、无愧、慢、过慢、慢过慢、我慢、增上慢、卑慢、邪慢、憍、放逸、傲、愤发、矫妄、诡诈、现相、激磨、以利求利、恶欲、大欲、显欲、不喜足、不恭敬、起恶言、乐恶友、不忍、耽嗜遍耽嗜、染贪、非法贪、着贪、恶贪、有身见、有见、无有见、贪欲、瞋恚、惛沈、睡眠、掉举、恶作、疑、瞢愦、不乐、频申欠呿、食不调性、心昧劣性、种种想、不作意、麤重、觝突、饕餮、不和软性、不调柔性、不顺同类、欲寻、恚寻、害寻、亲里寻、国土寻、不死寻、陵蔑寻、假族寻、愁、叹、苦、忧、扰恼,于此一法,若永断者,我能保彼定得不还。”尔时,世尊,为摄前义,而说颂曰:

  贪所系有情数往诸恶趣 智者能正断不还此世间

  如是瞋痴乃至扰恼,一一别颂如贪应知。

  云何贪?

  谓于欲境,诸贪等贪,执藏防护,坚着爱乐迷闷,耽嗜遍耽嗜,内缚悕求,耽湎苦集,贪类贪生,总名为贪。

  云何瞋?

  谓于有情,欲为损害,内怀栽杌,欲为扰恼,已瞋当瞋现瞋,乐为过患,极为过患,意极愤恚,于诸有情各相违戾,欲为过患,已为过患,当为过患,现为过患,总名为瞋。

  云何痴?

  谓于前际无知,后际无知,前后际无知;于内无知,外无知内外无知;于业无知,异熟无知,业异熟无知;于善作业无知,恶作业无知,善恶作业无知;于因无知,因所生法无知;于佛无知,法无知,僧无知;于苦无知,集无知,灭无知,道无知;于善法无知,不善法无知;于有罪法无知,无罪法无知;于应修法无知,不应修法无知;于下劣法无知,胜妙法无知;于黑法无知,白法无知;于有敌对法无知,于缘生法无知,于六触处如实无知;如是无知无见,非现观,黑闇愚痴,无明盲冥,罩网缠里,顽騣浑浊,障盖发盲,发无眼,发无智,发劣慧,障碍善品,令不涅槃,无明漏,无明瀑流,无明轭,无明毒根,无明毒茎,无明毒枝,无明毒叶,无明毒花,无明毒果,痴等痴极痴,欣等欣极欣,痴类痴生,总名为痴。

  云何忿?

  谓忿有二种,一属爱忿,二属非爱忿。

  属爱忿者,谓于父母兄弟姊妹妻妾男女,及余随一亲属朋友,所发生忿怒。有忿言:“如何不与我此物,而与我如是物?如何不与我作此事,而与我作如是事?”由此发生诸忿,等忿遍忿极忿,已忿当忿现忿,热极热,烟极烟,焰极焰,凶勃麤恶,心愤发,起恶色,出恶言,是名属爱忿。

  属非爱忿者,谓有一类,作是思惟:“彼今于我欲为无义,欲为不利益,欲为不安乐,欲为不滋润,欲为不安隐,然彼于我已作无义,当作无义,现作无义。诸有于我欲为无义,乃至不安隐,而复于彼欲为有义,欲为利益,欲为安乐,欲为滋润,欲为安隐,然复于彼已作有义,当作有义,现作有义。诸有于我欲为有义,乃至安隐,而复于彼欲为无义,乃至不安隐。”由此发生诸忿,等忿乃至起恶色出恶言,是名属非爱忿。

  此属爱非爱,总名为忿。

  云何恨?

  谓有一类,作是思惟:“彼既于我欲为无义,广说如前,我当于彼亦如是作。”此能发忿,从瞋而生,常怀愤结诸恨,等恨遍恨极恨,作业难回,为业缠缚,起业坚固,起怨起恨,心怨恨性,总名为恨。

  云何覆?

  谓有一类,破见,破净命,破轨范,于本受戒不能究竟,不能纯净,不能圆满。彼既自觉所犯已久,作是思惟:“我若向他,宣说开示施设建立所犯诸事,则有恶称恶誉,被弹被厌,或毁或举,便不为他恭敬供养。我宁因此堕三恶趣,终不自陈上所犯事。”彼既怖得恶称恶誉,乃至怖失恭敬供养,于自所犯,便起诸覆等覆遍覆,隐等隐遍隐,护等护遍护,藏等藏遍藏,已覆当覆现覆,总名为覆。

  云何恼?

  谓有一类,于僧等中,因法非法,而兴鬪讼,诸苾刍等为和息故,劝谏教诲,而固不受;此不受劝谏性,不受教诲性,极执性,极取性,左取性,不右取性,难劝舍性,拙应对性,师子执性,心蛆螫性,心佷戾性,总名为恼。

  云何嫉?

  谓有一类,见他获得恭敬供养尊重赞叹可爱五尘衣服饮食卧具医药及余资具,作是思惟:“彼既已获恭敬等事,而我不得。”由此发生诸戚极戚,苦极苦,妒极妒,嫉极嫉,总名为嫉。

  云何悭?

  谓悭有二种,一财悭,二法悭。

  财悭者,谓于诸所有可爱五尘衣服饮食卧具医药及余资具,障碍遮止令他不得;于自所有可爱资具,不施不遍施,不随遍施,不舍不遍舍,不随遍舍,心吝惜性,是名财悭。

  法悭者,谓所有素怛缆,毘奈耶,阿毘达磨,或亲教轨范教授教诫,或展转传来诸秘要法,障碍遮止令他不得;于自所有,如上诸法,不授与他,亦不为说,不施不遍施,不随遍施,不舍不遍舍,不随遍舍,心吝惜性,是名法悭。

  此财法悭,总名为悭。

  云何诳?

  谓,于他所以,伪斗伪斛伪秤,诡言施诧诳诱,令他谓实,诸诳等诳遍诳极诳,总名为诳。

  云何谄?

  谓心隐匿性,心屈曲性,心洄复性,心沈滞性,心不显性,心不直性,心无堪性,总名为谄。

  云何无惭?

  谓无惭,无所惭,无别惭,无羞无所羞无别羞,无敬无敬性,无自在无自在性,于自在者,无怖畏转,总名无惭。

  云何无愧?

  谓无愧无所愧无别愧,无耻无所耻无别耻,于诸罪中,不怖不畏,不见怖畏,总名无愧。

  云何慢?

  谓于劣谓己胜,或于等谓己等,由此起慢,已慢当慢,心举恃,心自取,总名为慢。

  云何过慢?

  谓于等谓己胜,或于胜谓己等,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过慢。

  云何慢过慢?

  谓于胜谓己胜,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慢过慢。

  云何我慢?

  谓于五取蕴等,随观见我或我所,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我慢。

  云何增上慢?

  谓未得谓得,未获谓获,未触谓触,未证谓证,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增上慢。

  云何卑慢?

  谓于多胜谓己少劣,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卑慢。

  云何邪慢?

  谓己无德,而谓有德,由此起慢,乃至心自取,总名邪慢。

  云何憍?

  谓有一类,作是思惟:“我之种姓,家族色力,工巧事业,若财若位,戒定慧等,随一殊胜。”由此起憍极憍,醉极醉,闷极闷,心傲逸,心自取,起等起,生等生,高等高,举等举,心弥漫性,总名为憍。

  云何放逸?

  谓于断不善法、集善法中,不修不习,不恒作,不常作,舍加行,总名放逸。

  云何傲?

  谓有一类,应供养者而不供养,应恭敬者而不恭敬,应尊重者而不尊重,应赞叹者而不赞叹,应问讯者而不问讯,应礼拜者而不礼拜,应承迎者而不承迎,应请坐者而不请坐,应让路者而不让路,由此发生,身不卑屈,不等卑屈,不极卑屈,身傲心傲,自傲诞性,总名为傲。

  云何愤发?

  谓身擒害性,心擒害性,身战怒性,心战怒性,身愤发心愤发,已愤发,当愤发,总名愤发。

  云何矫妄?

  谓多贪者,为供养故,为资具故,为恭敬故,为名誉故,拔发燂髭,卧灰露体,徐行低视,高声现威,显自伎能,苦行等事,总名矫妄。

  云何诡诈?

  谓多贪者,为得如前供养等故,往至他家作如是语:“汝等今者善得人身,诸有诵持经律对法,善说法要,妙闲传记,制造疏论,乐阿练若,乐但三衣,乐常旋礼,乐粪扫衣,乐行乞食,乐一闶常忠皇苁常忠蛔常志邮飨拢志勇兜兀执<洌肿晃裕炙娴米貌痪还郏贸窒⒛睿盟木猜牵盟奈蘖浚盟奈奚盟氖ス昧ɑ郏冒私馔眩说认褪サ肴昙遥缘萌甑裙┭Ь醋鹬卦尢荆饕棱铩N抑械挛醇跚叭耍裰寥昙摇

联系方式
通灵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