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印祖故事:题词结缘识高僧,弘一虔敬学净土
民国七年(1918年)春,徐蔚如居士刻印流通《印光法师文钞》,在教界产生了热烈的反响。是年大势至菩萨圣诞日,著名艺术家李叔同先生在虎跑寺剃度出家,是为弘一法师。民国八年秋,徐蔚如居士将后续收集到印光大师书信等著作刻印为《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将民国七年所刻称为初编,两编合刊流通。是年冬,徐母病故,徐居士回上海料理丧事,南方师友索要《印光法师文钞》的人很多,于是跟一些朋友商议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铅印版。温州乐清人张云雷居士广为征集,由周孟由,朱赤萌,黄幼希三位居士将初续两编合并,按类编次,详为校勘。在在编辑过程中,护法居士征求名人题词。其中弘一法师好友吴建东居士和张云雷居士请弘一法师为《印光法师文钞》题词。民国九年暮春(三月),弘一法师题词说:“是阿伽陀,以疗群疚。契理契机,十方宏覆。普愿见闻,欢喜信受。联华萼于西池,等无量之光寿。  “庚申暮春,印光老人文钞镌板。建东,云雷,嘱致弁辞。余于老人向未奉承,然尝服膺高轨,冥契渊致。老人之文,如日月历天,普烛群品。宁俟鄙倍,量斯匡廓。比复敦促,未可默已。辄缀短思,随喜歌颂。若夫翔绎之美,当复俟诸耆哲。大慈后学弘一释演音稽首敬记。”这篇题词表明弘一法师已经对净土法门有相当的了解。在题词中,弘一法师对印光大师表达了服膺之意。由题词结缘,开始向这位净宗导师请教,把印光大师作为学习效法的对象。民国九年六月,弘一法师决定去原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时的学生楼秋宾家乡富阳新城(今新登)贝山闭关。农历六月十九日,在虎跑寺(弘一师落发处)一系之接引寺(同赴新城掩关净侣弘伞师当日落发处),亲口相托,请范古农居士撰《南无阿弥陀佛解》。次日即赴新城。1920年农历六月二十五日弘一法师致夏丐尊信中说“曩承远送,深图一感厚谊。来新居楼居士家数日,将于二日后入山。七月十三日掩关,以是为音剃染二周年也。”正式闭关时间在农历七月十三日。在此之前,弘一法师写信向印光大师请求最后训言,印光大师的回信正好收录在民国九年底商务印书馆铅印的《印光法师文钞》中: “接手书,知发大菩提心,誓证念佛三昧。刻期掩关,以祈遂此大愿。光阅之不胜欢喜。所谓最后训言,光何敢当。然可不尽我之愚诚以奉之乎。虽固知座下用此种络索不著,而朋友往还,贫富各尽其分,则智愚何独不然。但尽愚诚即已,不计人之用得著与否耳。窃谓座下此心,实属不可思议。然于关中用功,当以专精不二为主。心果得一,自有不可思议感通。于未一之前,切不可以躁妄心先求感通。一心之后,定有感通,感通则心更精一。所谓明镜当台,遇形斯映,纭纭自彼,与我何涉。心未一而切求感通,即此求感通之心,便是修道第一大障。况以躁妄格外企望,或致起诸魔事,破坏净心。大势至谓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敢为座下陈之。”印光大师在回信中赞叹了弘一法师闭关专修的发心,开示了闭关用功的原则和注意事项。用功的方法是专精不二,要防止的是心未一而切求感通。最后指出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的修持方法: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同时,弘一法师在赴新城之前,还请居士大德马一浮为自己闭关的关房题写了“旭光室”的匾额,以志自己远宗蕅益大师,近宗印光大师的志向。马一浮居士在《题旭光室》中记载:“弘一上座,专心净业。远秉蕅益大师,近承印光长老以为师范。嘱颜其宴坐之所曰旭光。示于四威仪中不违本志。予既欢喜赞叹。因谓初时后日并照高山。海印森罗,同归本曜。故赤日皋皋,乃知夜半正明。迥烁乾坤,亦是天晓不露。这一罗唆也要上座委悉。然则二老只是一光,西方不离当处。旭光即是上座,上座即是旭光。岂复更有光相可寻。名字可得。虽然如是。也不得草草。入此室来,急著眼看。古德与汝相见了也。湛翁题。”(载《佛光月报》第一期)这一段时间,弘一法师多次向印光大师写信请教,印光大师都给予悉心指导。闭关期间,弘一法师发心刺血写经,印光大师回信开示:“座下勇猛精进,为人所难能。又欲刺血写经,可谓重法轻身,必得大遂所愿矣。虽然,光愿座下先专志修念佛三昧。待其有得,然后行此法事。倘最初即行此行,或恐血亏神弱,难为进趣耳。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而吾人以博地凡夫,欲顿消业累,速证无生,不致力于此,譬如木无根而欲茂,鸟无翼而欲飞,其可得乎。”下面详细讲了刺血写经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并指出“又写经不同写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古今人多有以行草体写经者,光绝不赞成。”提醒弘一法师“恐血亏神弱,难为进趣”。(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第一复弘一师书一)弘一法师按照印光大师的要求调整了字体,并寄给印光大师鉴定。印光大师回信对弘一法师的新字体表示肯定:“接手书。见其字体工整,可依此书经。夫书经乃欲以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比新进士下殿试场,尚须严恭寅畏,无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业识心,成如来藏。于选佛场中,可得状元。”又嘱咐:“刺血写经一事,且作缓图,当先以一心念佛为要。恐血耗神衰,反为障碍矣。身安而后道隆。在凡夫地,不得以法身大士之苦行,是则是效。但得一心,法法圆备矣。” (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第一复弘一师书一)弘一法师还是因为写经过多而受病,农历七月二十六日,印光大师给弘一法师回信说:“弘一大师鉴:昨接手书并新旧颂本,无讹,勿念。书中所用心过度之境况,光早已料及于此,故有止写一本之说。以汝太过细,每有不须认真,犹不肯不认真处,故致受伤也。观汝色力,似宜息心专一念佛,其他教典与现时所传布之书,一概勿看,免致分心,有捐无益。应时之人,须知时事。尔我不能应事,且身居局外,固当置之不问,一心念佛,以期自他同得实益,为惟一无二之章程也。”(载《佛教公论》1937年1卷8期)以上就是弘一法师初期向印光大师求教的基本情况。概括一下,弘一法师向印光大师学到了什么呢?一是诚敬的学法态度。印光大师在复弘一师书一的开始指出:“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后面谈写经时又指出“一笔一画,必恭必敬。”还在两封信中提到弘一法师好友尤惜阴居士来信署名落款不够恭敬如法。二是闭关专修念佛的原则和注意事项。三是刺血写经的方法和注意事项。四是在印光大师指导下确定了新的写经书法字体。弘一法师在出家初期得到了印光大师的关键性指导,何其幸运!
联系方式
通灵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