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正信佛教网
从家破人亡到儿孙满堂
这不是传说,更不是玄幻,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事情。我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的人,我没有华丽的词句,只能用我朴实的语言来讲述这五年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是一个山西大同市在家学佛的居士。五年前,也就是二○○七年四月二十日,我的独生儿子未满十八周岁,正在读高中二年级。当时他感觉身体出了些问题,于是我的妻子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被诊断为白血病!妻子打电话告诉我时,我还不相信。当时我对白血病没有很多的了解,我说换更大的医院进行进一步的确诊,但是结果还是一样。而且医生说情况已经不能再耽误了,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就这样,我的儿子住进了医院。在医院进行了抽血、化验骨髓等项目,得到最终结果:非淋巴急性白血病(M2)(后来我们将儿子的骨髓样本送到北京人民医院也得到同样的结果)。而且这个病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我们都束手无策,只好依照医院的方案,进行了化疗。

在治疗前期,我通过多方面打听和找资料学习,使我对白血病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一次有位病者家属与医生争执中,我听到家属对医生说:“我给你三十万元(当时按照大同普通人的工资,要三十年才能赚到),能让他化疗后活三年吗?”当时医生没有回答,背后我听到医生们的谈话,说化疗不等于治疗而是缓解,就算是骨髓移植也伴随着很大的风险,也不能完全治愈。而且还得去北京进行移植,要一百多万元。一百多万元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就算是留在大同坚持化疗前前后后也得三十多万,而且现在的医学也不能完全治愈。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我们全家陷入绝望,我也深深感觉到了什么是家破人亡了。

化疗的第一个疗程医院押金就用三万,为了不让孩子有压力,我们夫妻俩和医生商量好了不让孩子知道是白血病,只说是严重贫血。半年后儿子才知道自己是白血病。因为整个病区都是此病,化疗用的药是一种专用液体,通过静脉尽快地输到人的血液里。病人感觉就像硫酸进入体内,浑身像火一样在燃烧。如果药物一不小心流入血管外,医生就得立刻打封闭针,不然的话肉就得要烂掉。这种液体一天一次,一共七天,再有七天血液任何细胞都死掉了,白细胞降到了300以下人体就没有了免疫力,随时都可能发烧。一发烧就得用医院最好的药退烧,如果长时间不退烧就死亡。血小板基本降到了0。病人身上到处都有出血的症状,这时就得赶紧输血小板(一小袋1700元)如果不及时输血小板,脑部就会出血死亡。病人这期间吃饭要特别小心,如有不慎就会发烧,在这期间病人就像在鬼门关门口躺着,家属的心就在嗓子口提着,而医院的各种收费也多了很多。十天后血项开始上升,住院到一个月基本一个疗程完成了,第一疗程完了不出院,三天后继续做。第一个疗程下来儿子从一百斤瘦到了八十斤,面无血色非常憔悴,我都不敢多看。每次去医院的路上想到他在医院受的苦,以及我们家面临的家破人亡,走在路上我都忍不住流眼泪,路上的人以为我精神不正常。记得有一次我去超市买东西,见到人家领着孩子购物,再看到人家一家三口欢欢喜喜的,我忍不住泪流满面,什么也没买就走,走到出口服务员都吓傻了。我想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和妻子带着孩子一起上街,一家三口还能回到过去的日子吗?这些痛苦事情我现在真不想再多回忆。我想大家也能体会到当时我身心的痛苦,那真是生不如死啊!

我当时学习佛法已经五年有余,坚持早晚课诵经。特别是刚学佛期间,我基本不出门,天天听法师讲经的光盘,非常受益,我对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心。对自己的生死无所顾忌,可现在儿子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万万没有想到,既然医院已无法保证这种病能治好,我也只能坚信靠佛法来挽救我的家庭,挽救我儿子的生命。但是我不知道在佛法里应该用什么好的方法能够尽快保住儿子的生命,再为他积福增寿。这时我想到了地藏七,于是我去大同道场在那里见到了道场联系人。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她,她跟我说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必须得先修三福,不然的话就是空中楼阁等,你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当时我心里很乱,我说如果儿子不保,我也不活了。她开导了我,并指点我发大愿为孩子读《地藏菩萨本愿经》,于是我在地藏菩萨像前发愿“为了我孩子的健康长寿,我终身不喝酒、不吃肉,只要我活着,孩子也活着,就坚持每天最少读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并又发愿“从现在开始每日读诵七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坚持49天”,并且要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我自己也深深感到自己命薄福浅,又发愿一日少吃一顿早饭用节约下来的钱放生,五年内不买衣服(除非已破不能穿)为孩子积福等。说实话当时我接触佛法五年始终没有戒掉酒肉,甚至嗜酒如命,没有酒肉就无法吃饭。当时我认为让我戒掉酒肉比登天还难,但是为了儿子的生命我必须得戒。

我回去后和我爱人商量,她在医院照顾孩子,我在家做饭、诵经、凑钱,还有上班。分工后我第一天读诵第一部《地藏经》时竟用了两个半小时,一上午只读完两部,然后就赶紧去医院送饭,回来继续念经;下午我念了三部,之后又是做饭、送饭,回家念经;临近深夜十二点时才读完了七部《地藏经》,就赶紧睡觉,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就赶紧起身诵经。当时在精力、财力、医院常常送下的病危单,以及看到孩子的痛苦和看到医院天天出现的生离死别,使我当时每次念《地藏经》时,都会泪流满面。但是时间紧迫,我只能一边擦泪一边读经,有时怕因为过度悲痛影响读经,我就大声地念,就是深夜在家也是这样。可能邻居也知道我家出事,所以也没人来干扰,我要和时间赛跑,我不能再慢了,因为孩子的生命随时可能有危险,我要依照佛法读诵《地藏经》来挽救我孩子的生命,我愿意为我孩子放弃一切。当时心里只有救孩子、救孩子,念经,念经,刻不容缓,争分夺秒。念经的时候,身边也时常出现一些恶相、幻觉,我很害怕,但是我没有放弃,因为这些现象的出现说明了读《地藏经》起了作用,使我更加深信佛法的真实不虚,也只有靠佛法才能挽救我的孩子。在这49天中我不知流了多少泪,多少汗,无论白天黑夜我没有连续睡过两个小时,念经时身边放的毛巾,常常都是湿润的。每天早上不用我送饭,上午下班后买菜回家就赶紧做饭,尽量地多做,好让病房吃不到热饭的人都能吃到我做的饭,特别是外地病友和家人,妻子为他们把热饭送到了床边。为了不让妻子和儿子知道我太辛苦,我说我在家已吃过了。从医院回家已是下午三点多,我才想起我今天还没有吃过饭,我就吃一些剩下的饭菜就赶紧读经,几乎每天如此。妻子知道我忙,她就有时候晚上不让我送饭,她去外边买着吃,其实妻子吃的苦比我更多。前三个疗程一百多天不离医院,随时都在病床边,有时晚上在楼道放个简易床睡一会儿,白天还得看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病危儿子的痛苦,以及医院常常下的病危通知书,可她还得装着高兴的样子去面对儿子。

在念经近七天时,我念一部《地藏经》用的时间已经缩短到了用一个小时了,这使我又能多念几部经了。当我念《地藏经》的第七天,我儿子在医院做了个梦,他说:“我梦到了我在天上飞呀飞呀,看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唐僧,唐僧的脚下跪着一个人,一看是父亲穿着海青在唐僧脚下跪着诵经。”我问他梦到的唐僧是站着还是坐着,他说坐着,我又问坐着什么,他告诉我说是一个类似老虎的动物,我心里明白,我读的《地藏经》封面地藏王菩萨坐的是“大地”,而且他也不一定见过。于是我告诉他,你梦的是地藏王菩萨,坐的是“地兽”,是来保佑你的。孩子听了非常高兴也相信了,从此以后人们给他送的,他就让我送到地藏殿。有一次他的爷爷给了他800元,他让我为他做功德,我就让人做了一副幢幡,上边写上地藏菩萨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送到了道场。就这样在这49天里,他感应不断,瑞相常现,梦到了地藏王菩萨、阿弥陀佛、药师佛、观世音菩萨,这些现象的出现使我对孩子的康复有了信心,对佛菩萨的信心更加坚定。

在这期间大同有位民营企业家,他每年都出巨资举行大放生,放生租用的客车、布置法会、中午吃饭,以及放生以外的一切费用都是这位大善人出的,参加放生的人放生款随意。我也去参加了,放生途中我正好读完一部《地藏经》。放生法会是由大同佛协主持,法会结束后我们就开始放生,放的生有鱼、泥鳅、鸟、狗等,我边放边说“愿我儿子平安健康”。由于放的生比较多,人们由于体力消耗比较大换了一批又一批,我也累得浑身发软,筋疲力尽,但是我始终没有休息。我想为儿子多消业障使他早日康复,三个多小时才全部放完。中午在大同昊天寺吃饭,由于上午放生大家都很饿,三千多人去吃饭,吃饭比较拥挤,我就先去各个大殿拜佛为儿子祈福。饭后我在大殿外的香炉燃了三炷香就地跪拜,一切都希望孩子能早日康复。回来的路上,我没有睡,而是又念了一部《地藏经》。回家后感觉特别的好,但也知道孩子今天会感应,因为今天是在为他除业障。我也没顾得上给他们打电话,赶紧又去念经。第二天我才知道,昨天放生的同一时间,孩子发高烧四十多度,牙关紧咬直叫冷,手脚凉凉,烧得头也发黑了。医生也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大家都吓坏了。后来才知道也就是昨天庙上供三炷香的同一时刻,他就没事了。

从此以后,孩子的治疗特别的顺利,得到了多方面的帮助,经济方面很多善人也给了很大的帮助。特别是孩子的班主任吴老师,知道孩子没有任何保险报销费用,她向他们学校——大同五中校领导汇报此事,学校非常重视。校长和校领导带头捐款,全校捐款共计三万多元;大同日报、大同电视台等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夫妻的单位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这使我们在经济上有了保障,并且还有一位好心人送了钱和两部手机,给我一部新买的电动车去给孩子送饭,一切都开始转变了。我也深深地感觉,我每天念七部《地藏经》的功德利益。用佛经的话来说:“当信佛经语深,当信做善得福。”

二○○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家的冰箱突然坏了,早上起床后发现冰箱下面流了一地水,冷冻室全化了。我检查了电源没问题,这可坏了,天气这么热,往医院做饭用的东西怎么办?不开冰箱,修冰箱也得时间,更何况还得要钱,当时除了医院什么钱都不能花。正在这时妻子也从医院回来了,她说她是步走回的。自行车在医院丢了。一辆很破的自行车对我们起了很大的作用,不用存,用也方便,也离不开,要是再买一辆新的那丢得更快,何况又是钱。没办法我到了佛堂向佛菩萨说明这两样东西对我现在很重要,现在不能有问题,之后我上班,她拿东西也走了。中午我提前下班一路上找修家电的,平时这条路有几家修家电的可就是没找到。回到家后一看冰箱下面的水更多了,可我打开冰箱一看冷冻又冻了,就这样冰箱好了,现在还用着呢。下午五点我去医院到我们放自行车的周围找自行车没有,又扩大范围也没找到,到了病房妻子说她都找了好几次了,算了别想了,晚上七点我说再去找找自行车,到了原来自行车放的地方一看,我们的自行车好好地又放在原来的地方了,说了别人也不信。

在医院治疗的疗程应该做满十四次,每个疗程一个月左右,中间休息时间不等,大约三年结束,但是成功率不高,能活过五年的也不多。治疗一年半后,孩子说感觉身体很好也很强壮,提出不想再继续治疗。我和爱人商量了一下也同意了,就这样我们就回家了。

二○○九年九月,孩子又回到了学校。我依然没有断开念经,每天仍然为儿子念三部以上的《地藏经》,为儿子放生做善事也一直在做。孩子上学后,我也就有了时间,正常的早晚课念佛以外,我又为孩子抄写了多部经书。我知道自己福薄,在家专门守了23天八关斋戒来求福报,并祝愿在家学佛的居士能够家庭平安儿子吉祥。

二○一○年初,孩子谈了个对象。当时孩子问我,结婚买房子怎么办?我说咱们家只有这么一套60平米的旧楼房,我们夫妻都是普通工薪阶层人,而且这几年在医院治疗时得到了大家很多的帮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现在人家有我能帮到的地方,我就尽力帮忙,现在家里一直也没有再攒下钱。因为房子,孩子的对象没有谈成,看到孩子的苦闷,我又担心他的身体,这使我每天念经也起了烦恼,家庭再次出现困难,并障碍了我念佛的心境。

记得当时大同红旗广场正在举行房屋展销会,我看了看,随便一套房最少也得四十多万,真是可怕。我一直在那里坐到了天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再次想到了求佛菩萨,连续三天做完功课后我向佛菩萨求愿:“弟子现在急需要一套给孩子结婚的房子,不管新旧、远近、大小,只要能住人就行。现在由于房子带来的烦恼,已经影响了弟子的正常修行。弟子恳请阿弥陀佛、地藏王菩萨,慈悲应愿。”当时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情,没过几天,我的一个亲戚——也是个念佛人,她对我说:“我梦见阿弥陀佛对我说让我帮你买套楼房,可我现在也没有钱,并且还有些外债。但是我的丈夫手上有些生意,就是签不下来;如果能签约成功,不但我能还清外债,还能帮你儿子买套楼房。”我说那太好了,如果能实现,你又救了我们全家。她说如果生意真的能成,我就一定兑现。说也巧,没几天她打电话让我带身份证去银行,告诉我说生意成了!我当时想也不敢想是真的,但是我还是去了,就这样我得到了几十万元的帮助。当天下午我就带上儿子买了一套一百平米的预售房,二○一一年年底交工。为此,我又带全家去放生。

二○一一年五月,大同那位大善人和往年一样再一次举行大放生。这次我们全家的机缘很好,我们夫妻俩有幸和大家一起帮助组织放生。组织放生人员仅有一周的时间,就有三千多人参加。放生当天,五十多辆大型客车秩序井然地去了大同册田水库放生,法会还是由大同佛教协会主持。放生时我儿子带头领着大家在水边高喊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和往年一样一切顺利进行,圆满结束。放生后没几天,孩子就找到了新的女朋友,而且我们夫妻都很满意。

二○一一年九月,孩子胆怯地告诉我,出事了,对象怀孕了。我说怀孕的事你得听我讲,未婚先孕是坏事,正确对待是好事,你们赶紧结婚吧。我按我们当地娶媳妇礼节给了钱,房子下来我装修买家具,其实这些我姐姐都包了。我为他们说了很多佛法的因果以及流产的因果报应,让他们不能有流产的想法。我带他们去圆通寺为儿媳授了三皈依(儿子已皈依佛门),并且还为送子观音及其身边的童男童女定做了锦袍。我也在菩萨面前发愿:从现在开始,我每月为未出生的孩子放生一千元(一千元是我们全家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三个月后我们全家收入就达到六千多元),一直到孩子出生百天;并且我每天为未出生的孩子读《地藏经》一部,直到孩子出生后一周岁。愿未出生的孩子平安健康大吉大利,做一个对众生有益的人。

十一月底,怀孕近三月的儿媳,因在外边洗澡,不幸感染了妇科病。当时儿媳的父母带她去大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后说是严重的病毒感染,必须治疗。胎儿肯定是保不住了,因为病毒已感染到子宫。就是治病用的药也会使胎儿残疾和死亡的,现在想流产也不行,必须先治好大人才能流产。为了治病,她父母未和我商量,就开始用药,并且在治病休息期间也将儿媳妇领回他们家。经过两个月痛苦的治疗,儿媳康复了。怀孕近五个月的儿媳,从外表看肚子还没有太大的变化。周围所有的人都说胎儿死了,医生也建议堕胎。儿媳的父母和我经过多次商量,他们坚持堕胎,我坚决反对。我说就算杀了我,也不能杀掉胎儿。在多种压力下,儿子儿媳,以及我的爱人,都开始动摇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让我们全家在佛教网上看了《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以及现世堕胎因果报应,让他们知道堕胎本人来世堕阿鼻地狱,今生事事不如意,会导致妇女终身不孕及病魔缠身。我告诉大家一个生命能投为人是很艰难的事情,当你孩子的灵魂好不容易进入母亲的体内,成为一个人形,而竟然被轻易残忍地绞碎吸出。我们虽然未和胎儿见面,可他就是我们的亲骨肉,我们如果因为孩子有可能有残疾就残忍地杀了他,那么我们还是人吗?我又给他们讲了太上感应篇里讲的动物为了保护自己已出生、未出生的孩子的惨烈故事,使他们生起了慈悲心。这时我又告诉他们用佛法读诵《地藏经》、放生等完全可以改变未出生胎儿的命运,不仅胎儿不会有事,而且还会生出一个大福报的孩子等等一切。让他们相信佛法里讲的念经可得百毒不得分割的功德利益,并且让他们回头看看自家已有治好的白血病以及求房子的事,这不是一个自家的实例吗?儿媳非常有善根,她表示坚信佛法,从今开始住回家并为未出生的胎儿读诵《地藏经》。我也告诉他们我一直在为未出生的孩子读《地藏菩萨本愿经》祈福,并且我对儿媳的父母及儿媳儿子多次表态,我坚持不杀生,如果非要堕胎,除非我死了。如果孩子出生后有问题,我不用你们抚养,我来抚养,就算孩子出生不健康,我也会天天教他念经学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妻子说你能活多久,我说我能活几年,我就教他多少年。如果有一天我该走了,他还不能自理,相信阿弥陀佛会将他一起带走的。在我的劝说下,我们全家人开始为胎儿读诵《地藏经》祈福,特别是儿媳每天非常精进地读诵《地藏经》并加圣号。在每月放生原来一千的基础,再让儿子儿媳自愿拿钱放生。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全家都非常的精进。我每天早晚课后跪着为未出生的孩子诵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同时为未出生的孩子抄写了七部经书。没过多久,出现种种瑞相,儿媳梦见了观音菩萨在云上,我在下边身穿海青跪着念经,后来又梦到我在天上抱着孩子送给她等梦境。儿媳的肚子也一天天地大了,也有了胎动,一切都很顺利。

二○一二年农历四月初八,我们全家在圆通寺为未出生的孩子做了一个吉祥。一小时的法会,儿子始终跪着,儿媳挺着肚子在旁边站着为孩子祈福,但是他们也没感觉累。下午全家按照每月的惯例去放生。农历四月二十二日,儿媳的肚子有反应,我爱人带她去医院,二十四日凌晨一点顺利生出一个七斤六两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并且生出来他就笑。一生出来我在家就得到了消息,我马上起床沐浴更衣穿上海青叩拜佛菩萨并读《地藏经》。四点多我到了病房看到孩子睡着了还在笑。天亮后医院在我们的要求下,也找了熟人给孩子做了全面检查,结果一切非常正常、健康。二十五回家,一切顺利。二十八又为新生儿放生。孩子满月的时候,我们没有摆酒席,而是去放生,百日的时候也是如此。现在我们的孩子快六月了,既健康又漂亮,二十多斤近七十厘米的胖小子,他母亲的奶他想吃多少有多少。到寺庙我抱着他拜佛他也笑,师父们见了都想抱他,真是人见人爱。我们的孩子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幸福快乐和希望。想想五年前,再看看今天,真是从家破人亡到儿孙满堂啊!

以上是我这五年以来的亲身经历,真实不虚。当然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所求的都是如理如法,没有贪心也如法去做了。我至今学佛已有十年,我认为我们在家的佛门弟子的家庭亲人特别是年岁小的,得了重病绝不能让他失去生命,我们应以佛法去救他们。当然医学的治疗也是必须的,我们以佛法给他积福、增寿治疗才会有效果。这样才能给众生示现一个佛门弟子家庭的圆满。我们念经放生是很重要的,可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心,我们要有一颗慈悲的心。如果我们有一颗慈悲的心,那么我们身体的磁场就会有好的反应。由于我们的慈悲,就会得到善神的护佑,而我们身边的厄运就会离我们而去。《太上感应篇》说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地藏菩萨本愿经》讲得更多,更细,我们应多读。我们的福报大了,儿孙自然会得到花报,现世的家庭就会得到幸福圆满,我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会多了一个福德因缘。《阿弥陀经》讲的“不得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我们所求如理如法,就一定会得到,如果得不到,那问题是出现在了我们自己身上。现世的因果《了凡四训》就讲得很好。《太上感应篇》《俞净意公遇灶神记》等多种善书,我们读就会知道怎样去做人、做事,我们的家庭就必定会得到善的果报。

山西大同 薛居士

 
联系方式
通灵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