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首页 所有文章 电脑完整版
法事开示 佛教故事 净空法师
净土法门 佛教问答 海涛法师
佛教法师 法师介绍 圣严法师
热门专题 佛教人物 宣化上人
放生护生 素食养生 星云法师
佛教观点 佛教文化 印光大师
美国 弗吉尼亚州阿什本Amazon数据中心法布施最殊胜,欢迎赞助通灵佛教网
家有念佛妻(转)
──刘国文先生往生记

今年三月十三日,陕西兴平国营秦岭机电公司退休高级工程师刘国文先生罹患胰腺癌不治,念佛往生西方净土──于世间之极不幸中,绽放了生命最大的辉煌﹗善知识正是其妻胡美玉,一位纯情的弘愿念佛行者。  刘先生病前不信佛法,甚至持反对态度,夫妻也多年失和,经济上都分开了。整个家庭长久被怨恨、冷漠的气氛所笼罩。五年前,因同在球场锻练身体,美玉认识了杨艾菊居士,诉说出自己的悲苦。艾菊姐安慰她,给她讲因果报应和人世间的虚假无常,并指出生命的真正皈依处──南无阿弥陀佛。从此,美玉开始了闻佛、忆佛、念佛的生活,也和我们大家成为了亲密的朋友。  美玉姐性格单纯、直率(也是她的根机和福报),又无其它外杂旁缘。一头撞入弥陀怀抱,即将大慈悲父视为最亲近的人,喜怒哀乐一切心事都直接跟佛说。而名号不可思议之功德利益亦如水映月,源源在身心中展现……。触光柔软,心中的怨毒消去,代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惭愧。有一次看见丈夫的内衣开线,裸露出皮肉,她悄悄痛哭一场,自责未尽到妻子的义务而能为其缝补,是个“没心肝的女人”﹗从此,主动关心丈夫,并把退休金交出来统一安排生活。刘先生很意外也很感动,当即去买了许多妻子爱吃的食品。一个久已名存实亡的家庭拜大慈悲所赐,逐渐温馨起来了。  胡美玉念佛后,一直积极劝化家人。三个儿女,江西老家九十多岁的父亲,都能欣然接受。尤其是在上海工作的大女儿晓露,曾于“非典”流行的惊恐中念佛,不可思议地瞬间心开,忧虑尽扫,欢笑着去上班,竟连带口罩的规定都忘记了。她对佛,也抱着和母亲一样的赤子情怀。全家只有丈夫刘国文坚决不信,反说美玉上当受骗,还不让她听弘法的录音带。美玉为此苦恼又担忧,生怕留下丈夫独自在六道继续轮回。  去年八月,刘先生患胰腺癌,发现时已到中晚期。美玉即刻陪同到上海治疗。虽遍访中西医名家,还做了腹腔内部切除手术,奈何回天无力,于春节前由全家人护送回兴平家中。从诊断之日起,刘先生精明自晓,病苦缠身,恐惧煎心,人几近崩溃﹗美玉日夜陪侍,于悉心照料、温柔抚慰中,一再为说南无阿弥陀佛,劝丈夫以佛是赖﹗刘先生一则陷于无助,二则深深感戴妻子的恩义,不忍拂其心,即由表及里慢慢接受了。他曾对美玉说过这样的话:“阿弥陀佛好,你也好。你比阿弥陀佛还要好﹗”美玉说:“不对﹗是阿弥陀佛爱你,爱我们大家。他用爱改变了我的心,要我对你好”。刘先生流泪了,痛责自己已往的过失和无情,连连说:“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们﹗”美玉教丈夫将痛苦向佛倾诉,说“阿弥陀佛具足智慧和慈悲,会给咱们做最好的安排﹗”她自己平日剖心裂腑的念佛也使之耳熏目染……  回到兴平后,遇到问题,美玉姐也常找我们商量──弘愿念佛人都深体佛的无缘大慈,共识念佛是仰靠、领受佛的功德于“现”于“当”离苦得乐,绝非设条件令病患雪上加霜、不堪重负。以言行传递弥陀的大爱才是承担弘愿家业﹗故尔,美玉虽一直劝导、鼓励丈夫念南无阿弥陀佛,但从始至终都未用任何形式勉强过他。莲友大家付出爱心,从方方面面帮助美玉夫妇,美玉深感念佛大家庭的温暖﹗苏永吉送去一只雕有佛像的四音念佛机,念佛机在美玉家播送出一声声大慈悲父的呼唤,温暖着刘先生和全家人的心。  三月二日,刘先生因腹水住进秦岭医院,有一天对侍在身边的小女儿说,关一下念佛机别烧坏了──其实,念佛机并未带到医院来,可刘先生说他耳边一直有念佛声,而且柔和清亮,无一点杂音。在住院的十一天里,小女儿晓云在病房里也多次莫名其妙地闻到了醉人的檀香味。刘先生平日一说到死,就因难舍亲人流泪哭泣,这天竟心平气和地告诉美玉:“我一断气就送火葬场,穿随身睡衣,也不要立刻通知上海的女儿和深圳的儿子,免他们再奔波。”心态全变了。三月十二日晚,美玉姐打电话给我,说刘先生总昏睡,不叫就不睁眼。医生讲以后会逐渐进入浅度、中度、深度昏迷至去世。我经由互联网请教善源老师,老师提醒:“昏睡昏迷只是外相,其实心里很明白。要将他当做正常人给予种种安慰。”我即往医院转告美玉姐,以免没经验导致病患孤独受折磨。仅过了一天,十三日下午5点50分,刘先生就往生了。正值美玉回家煮菜,从上海赶回的晓露见父亲呼吸急促,忙上前扶住:“爸爸,阿弥陀佛来接您,您跟他走吧﹗再也不要受这些苦了。将来我们全家都会在那边团聚。”刘先生呼吸立刻平稳,只是越来越弱……他离去时,虽三个月黄胆染体,但面容安祥平和,无一丝丝痛苦挣扎的痕迹。按说,胰腺癌后期是很疼痛的,何况满腹腔已普遍转移,可念佛的刘先生未吃过一粒止疼药,未注射过一支止疼针。枉费护校毕业的晓露用自己的身体做试验,而且教在兴平工作、能常侍奉父亲的妹妹练习打针;医生护士对此现象讶异非常,议论纷纷;就是腹水,也只吃了利尿药,从未受针抽之苦。  美玉赶来后,悲喜交集,用手在丈夫脸上亲昵抚摸,夫妻一世都未直呼过名字,这时“国文”二字脱口而出,流泪说:“你多好啊﹗和弥陀慈父、释迦牟尼亲妈妈、观音姐姐、势至哥哥、莲池海会众兄弟在一起了﹗真幸福啊﹗”胡美玉坚信往生西方是弥陀本愿力的救度,坚信“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之誓言﹗故尔废除了一系列不成文的道统疑习。刘先生断气后,半小时内即沐浴更衣,眷属念着佛抬入太平间。莲友们闻讯陆续赶来,以亡者听入心的四音念佛机调唱六字洪名两小时相送。美玉体恤大家诸事繁忙,婉谢了“八小时”“十二小时”排班助念的热心建议。有位莲友许玉凤大姐,回去想到刘先生这样轻易往生,极乐海会又多了一位菩萨,竟欢喜踊跃,大笑不止。直到十五日早晨火化,遗体一直柔软。依照道统习俗,配偶是不去火葬场的。可美玉坚持要去,她说自己不是做为妻子,而是做为莲友来送行的。儿女虽流泪难舍,也还是随大家一路念佛。  在火葬场告别大厅,依然是四音佛号代替哀乐,念绕三匝,遗体入火化炉,美玉双手掩面,厉声呼喊“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数十声,整个告别大厅都震震回音奉和。眷属与莲友一直念着佛等待火化完毕。刘国文先生的骨灰呈纯白,只是不象艾菊姐那样杂有彩色舍利花──这倒破了一个流布很广的无稽之谈:认为彩色是吃药所致。想想刘先生重病八个月,又何日不与中西药为伴呢?﹗  我想:无痛苦、遗容安祥、遗体柔软、骨灰现瑞不必是往生的依据(往生的依据是南无阿弥陀佛﹗)但它们一定是念佛的利益﹗美玉姐还告诉我们,后来唐居士带他们全家去西安寺院联系刘先生骨灰存放问题,大女儿晓露眼前竟剎那间闪过了一尊烨烨放光的金佛,而身为老大的儿子瑞平听觉照法师讲佛法故事《一碗红豆饭》时痛哭不已﹗美玉说:“我们全家都得了佛法利益,念佛机的声音直往儿媳、女婿耳朵里钻,儿媳说平日爱哼的流行歌曲都想不起来了,一开口就是念佛﹗” 

 
微信二维码
联系方式
通灵佛教网
苏ICP备16054250号-1